讲述身边的感动故事第18期:小家伙,你真棒
|    首页
总第 22 期
  小家伙,你真棒
姓名:田雨桐&周梦梦
年龄:10岁&12岁
身份:佳园里小学三年一班学生&哈密道小学五年二班学生
故事概要:田雨桐从小与爷爷相依为命,主动分担家务的他,懂得感恩,乐于奉献;作为外来务工子女,“小家长”周梦梦照顾弟、妹,从不抱怨,乐观向上。
 
如果说人生是一潭湖水,那么童年是其中最清澈的一瓢。可童年就没有烦恼吗?面对不如意,是该积极向上、乐观面对,还是怨声载道、悲观消沉?也许,这并不是一道大人才需做的选择题。在“六一”儿童节到来之际,我们以两段故事作为一份特殊的礼物,愿它能在孩子们心中种下一颗小太阳,驱散生活中的阴霾。
    懂得分担也乐于奉献 10岁男子汉不惧困境

佳园里小学三年一班学生田雨桐

田雨桐的“六一”愿望是希望自己个子可以更高一些。那样的话,他在刷碗时就不用费力够水池,更不会因此打碎碗碟,惹爷爷不开心。和同龄的孩子相比,10岁的田雨桐个子似乎更瘦小一些。然而,在这个小小的身体里,却住着一个强大的灵魂。

在红桥区悦春里的一户老旧单元内,田雨桐和爷爷相依为命地生活了6年。2009年,田雨桐的父亲因病去世,年轻的母亲狠心抛下年仅4岁的儿子,离开了家。原本幸福美满的5口人,只剩下两个老人带着一个小孙子,而田雨桐的奶奶还身患重病。之后的日子里,爷爷一手搀扶着病重的老伴,一手拉扯着年幼的孙儿,日子过得既艰辛又无助。幸好,田雨桐乖巧懂事,没让爷爷为自己操心太多。几年后,奶奶也因病去世了,原本热闹甚至有点拥挤的屋子,彻底变成了只有爷孙俩的冷清的家。


与爷爷相依为命,年仅10岁的田雨桐主动帮爷爷分担家务

那时,田雨桐才6岁,他把小板凳放在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厨房水池前,踮着脚踩上去,用手拿起一个个沾满油渍的碗碟,模仿着平日里爷爷的模样,小心翼翼地刷着。和那一双小手相比,碗碟又大又沉,稍不留神手一滑就会摔在水池中,轻点是磕掉了瓷,重点干脆直接碎成两半。“等长大了,就不会再把碗打破了。”“长大”对田雨桐来说是件特别迫切的事儿。

扫地、擦地、擦桌子、洗碗、洗衣服、收拾房间……田雨桐每天回家后,都会主动为爷爷分担家务活。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每天都需要吃药,他便成了爷爷的贴身看护,帮爷爷准备药、倒好水,监督爷爷按时服用,顺便再给爷爷按按摩、捶捶背。

每天晚上,爷爷看电视,田雨桐做作业,然后爷孙俩就早早地睡下。少了妈妈无微不至的唠叨,没有爸爸爱并严厉的叮嘱,田雨桐看起来有些内向。然而,内向的田雨桐并不孤僻。在学校,他可是同学们中间的“红人”。因为性格温和、不调皮,他不但能和男生打成一片,还在女生中人气颇高,老师们说起三年一班的田雨桐也都竖起大拇哥。


田雨桐将从老师同学那里收获的关怀与爱化作行动回报班级

佳园里小学德育主任张颖有一次到田雨桐家里家访,看到阳台上堆了好多衣服,爷孙俩正蹲在那儿一件一件地挑选。原来,那阵子学校正在组织一个为偏远山区孩子捐赠旧衣物的活动。田雨桐回家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爷爷,让爷爷帮忙一起找“旧衣”。那天,爷孙俩刚把家里的衣服全翻出来,正准备挑挑哪些穿不了了,可以捐了。但其实,田雨桐并没有太多衣服,找来找去也没几件不穿的。爷爷劝他说:“算了,甭捐了。”可田雨桐却坚持,最后选出了件棉衣,也是他还能穿的。“记得冬天时,田雨桐穿了一件又小又短的毛坎肩,也就刚过肚脐的长度,不知道穿了多少年。”同样身为母亲的张颖对这个和自己孩子年纪相仿的男孩多了几分爱怜,“虽然在生活上他没有别的同学那么富足,但却是个特别懂得感恩的孩子,一直以来大家对他的关怀和帮助,他都记在心里,只要有机会能为别人做点什么,他都会尽全力去回报。”

前阵子妈妈回来了,田雨桐特别高兴。“我妈会给我买玩具。”“对了,还买了新衣服。”“周末我妈只要有时间就会带我出去玩。”一说起妈妈,这个10岁男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笑容。

在田雨桐的成长轨迹中,他经受了亲人的离世,也学会了坚强;分担了家庭的重担,也懂得了珍惜;感受到了社会大爱的力量,也将自己的感恩回报给了社会。

    关爱弟妹也感恩父母 12岁大姐姐早当家

哈密道小学五年二班学生周梦梦

扶着落满灰尘的楼梯扶手,踩着吱吱作响的木台阶,走上这座年代感很强的二层小楼,便到了哈密道小学五年二班周梦梦的家。作为家中的老大,12年前,才2个多月大的她就和父母从安徽阜阳老家来到了天津,而今年9岁的妹妹和3岁的弟弟都是在这里出生的。父母为了养活3个孩子,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摆摊做生意,大女儿周梦梦则自觉扮演起了“家长”的角色。周梦梦说她的“六一”愿望就是希望弟弟妹妹可以听她的话,别总让她着急。“他们太淘了,根本不听我的话,所以我经常对他们发脾气。不过,发完脾气心情平静了,我还是会跟他们说句‘对不起’。”


作为长女,周梦梦年纪不大,却很多时候要扮演起“小家长”的角色

每天放学回家后,周梦梦要承担除了做饭之外所有的家务活,“爸爸妈妈只需要做饭、吃饭,其他活儿全都归我。”刷碗、扫地、收衣服、整理房间……做完这些后,天已经黑了,周梦梦可以出去和小伙伴玩儿的时间就不多了。到了周末,父母要去中山门某个六日市场摆摊,因为那里顾客会比较多。可中山门离家远,父母一早走了,到很晚才能回来。家中就只剩下周梦梦和弟、妹3人。按周梦梦的话说,二妹淘气、三弟幼小,她可着实没少“操心”。督促妹妹写作业,哄弟弟睡觉,有时周梦梦甚至还要亲自“下厨”。“我最拿手的菜是西红柿炒鸡蛋。”“锅必须要刷干净,先点火,把里面的水全都烧干,然后再倒油。”她说,“如果水没有烧干,倒油进去就很容易迸溅出来,烫到手。”从9岁开始跟妈妈学做菜,周梦梦积累了不少经验,,“味道还不赖。”没有把家务当负担,小姑娘从劳动中收获了自己的小骄傲。


生活条件的艰苦,并没有成为周梦梦抱怨的理由

9年前,妹妹还没出生,周梦梦是爸妈唯一的掌上明珠;9年后,为了能有个儿子,父母又生了两个孩子。生活压力大了,爱也被不均等地分成了3份。“妹妹刚出生时,父母好像更喜欢她,给她买玩具,我就跟父母发脾气,不理他们。 ”周梦梦说,“可是现在我长大了,知道家长要呵护他们,我也要呵护他们,所以心里不会不平衡了。”在安徽老家,12岁就已经是大孩子了,甚至需要下地帮忙干农活。周梦梦总感觉和那里的同龄孩子相比自己会得还太少。然而,对身边的本市同学,周梦梦也没有掩饰自己的羡慕之情。“他们是本市的啊,而且还是独生子女,父母当然要宠。”周梦梦的脸上有羡慕,但没有委屈,她似乎已经坦然接受自己的身份,“他们比较幸福,我们呢,不能算太幸福。”

“你觉得你不幸福吗?”

“幸福啊,但不能算太幸福。”

“为什么?”

“我觉得如果我在老家会更自由,压力没那么大。”

周梦梦的压力,有来自学业的,也有来自生活的。但她并不愿意回老家上学,她说:“那边的教学水平没有这边好,老师也没有这边严厉,到时成绩肯定会比现在差很多。”在学校里,周梦梦的成绩并不是拔尖的,却比大多数孩子要勤奋努力。虽然为了节省伙食费中午回家而错过了辅导课,虽然没上过几天学的父母根本给她解答不了学习上的困惑,但周梦梦从没抱怨过一句,“爸爸妈妈为了让我们姐弟3个能生活得好一些,每天忙着挣钱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现在长大了,得帮他们分担分担。”她说。

周梦梦很喜欢读书,但她家里根本就没有几本像样的书,她说爸爸给她办了借书证,只要有时间她就会去家附近的图书馆借书看。“不过最近不看了,快考试了。”


成熟,却不早熟,说起懂事的周梦梦,老师们都赞不绝口

在哈密道小学,70%的孩子都是外来务工子女,周梦梦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他们的父母,作为拼搏于城市底层的人,为了能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为了能把日子过得富裕一些,起早贪黑,肩负着沉重的生活压力。而在这种环境中逐渐长大的孩子,则必须接受“加速成长”。成熟,却不早熟,是周梦梦给周围人的感觉。虽然这种成熟让人心疼,但也让人看到了一个家庭、一个群体的希望。

作为新世纪的儿童,“00后”一代逐渐长大,也许他们还做不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但点滴小事足以展现出他们自立自强与乐观勇敢的精神品质。虽是“花朵”,却也拥有枝干和根的力量。有担当的“00后”一代,已学着挑起家庭的重担,未来更将会挺起国家的脊梁。(北方网新媒体记者杨奕)

 
北方网出品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