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身边的感动故事第41期:用爱守护超越血缘的亲情
|    首页
总第 41 期
  用爱守护超越血缘的亲情
姓名:王立喜
年龄:53岁
身份:天津市宝坻区朝霞街道彭庄村村民
故事概要: 5年前妻子病逝后,王立喜义无反顾地照顾起3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亲人:生活不能自理的岳父、岳母以及13岁的继子。
 
《孟子》有言: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这是中华民族传统的孝敬之道。王立喜对岳父岳母的哀哀情肠、视继子如己出的舐犊之情都体现在涓细如流的生活之中,他用实际行动给这个残缺的家带来了幸福与欢乐,用无私的奉献弥补着那份缺失的子孝与父爱。

每天,王立喜要外出两次给家里牲口们打草、剪树枝子

去王立喜家的那天,天阴得厉害,似乎有一场大雨正憋着伺机而降。穿过宝坻城区最繁华的南关大街,再顺着东城路一直往北开,喧嚣与热闹渐渐被甩在了身后,村落和庄稼地开始隔着车窗闯入眼帘。

这时,王立喜还在打草回家的路上,三轮车上载着的满满一车青草和树枝子是家里20只羊和5匹驴半天的口粮。每天早上4点起床后和中午吃过饭稍歇片刻,王立喜就要出去给家里这些牲口寻食。 因为它们是家里收入的来源,也是曾“挣钱”供儿子读书的“功臣”。今年18岁的儿子小彭(化名)已经长得比王立喜还要高出一头多,自从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做学徒后,不但解决了一日三餐,每月还能挣到2000元多的工资。今年父亲节,小彭特意买来一块手表送给王立喜,这是王立喜第一次收到礼物,看着长大成人、愈加懂事的儿子,王立喜心中的欣慰和幸福透过笑起来时脸上堆起的皱纹毫无掩盖地溢了出来。也许,小彭已经不记得在自己3岁时第一次见到王立喜时的情形,也不记得第一次对这个陌生人喊“爸爸”时的心情,但15年来爸爸对自己的关怀和爱,对姥姥、姥爷的悉心照顾,他都记着。


儿子特别懂事和孝顺,父亲节时还给王立喜买了块手表,这是他收到过的第一份礼物

2000年,王立喜和妻子彭美丽结婚。那年他38岁,之前因为家里穷,一直娶不上媳妇。和彭美丽在务工时相识相恋后,王立喜便娶了这个比他小13岁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儿子的女人。婚后,王立喜带着媳妇孩子在自己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但丈母娘患糖尿病、老丈人又因脑血栓瘫痪在床,3口人没多久就搬回了位于彭庄村的媳妇娘家,然后一住就是15年。

这15年,对王立喜来说,可谓是“十喜五悲”的15年。


多年前带妻子、岳母和儿子去公园玩的照片还挂在墙上

前10年,王立喜和妻子一起在环卫部门干扫街的工作,每个月两人加起来能挣1800多元,不宽裕,但柴米油盐勉强过活还是够的。20多岁时父母就相继去世的王立喜,婚后又有了爹妈;儿子虽然患有先天兔唇,但没多久正好遇上免费手术的机会,而且做得很成功;妻子和岳父岳母对老实勤快的王立喜都格外满意,大舅哥还能帮忙分担体力劳动,家里每天都充满欢声笑语,好不热闹。日子虽然简单,却挺幸福。然而,时间总是在快乐时过得特别快,10年一晃就过去了。2010年4月13日,彭美丽因患胃癌病逝。

在乡下,妻子去世,丈夫与女方娘家断了关系自己单过的情况,是十分正常的,谁也不会说三道四。彭美丽去世后,王立喜也收拾东西回到了自己家。“孩子还有他大舅照顾,我再住在那儿也不合适。”可没有人能想到,只过了9个月,孩子的大舅彭美丽的大哥也去世了。“孩子哭着找到我,我要是不管,两个老人一个娃,谁来管呢?”按王立喜的话说,“命”又把他拉回了彭庄村。


妻子去世后,王立喜又当女婿又当儿,照顾着家里生病的岳父岳母

再回彭庄村,王立喜这个“外人”开始了既当爹又当妈、既当女婿又当儿的后5年生活。两次遭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岳父岳母精神几近崩溃。难以磨灭的丧子之痛加上身体状况不好的现实,让岳母产生了轻生不再拖累王立喜的念头。于是,她偷偷给了小彭5元钱,骗说“家里耗子太多”,让去买点鼠药来。看到买回的鼠药被姥姥偷偷藏起来,小彭感觉不对劲儿,赶紧把情况告诉了王立喜。从岳母手中抢掉鼠药,想着妻子临终前托付自己照顾孩子和爹娘的话,王立喜眼圈红了,“日子再苦,我也得把这个家撑起来。”

自打这天起,王立喜辞掉了在城区的环卫工作,靠在家里养羊维生,为的就是能随时照顾两位老人。为了让岳父岳母吃得顺口,王立喜每次做饭之前都要问问他们想吃什么。老人口淡,王立喜做菜就不敢多放盐,可每天干体力活出汗多的他却正需要盐分补充。岳母挑剔,饭不好吃,屋子没收拾利索,她都会跟王立喜发脾气,但王立喜每次都笑嘻嘻地听着。去年底,岳母的糖尿病转成了尿毒症,在县医院住了半个多月,王立喜就医院和家两头来回跑。一边是住院的岳母,一边是瘫痪的岳父,10多里地的距离,他每天骑车要往返好几个来回,哪边都放心不下。

一直到今年2月,岳母也“走”了。原本热闹的大家庭,如今只剩下三个男人。一个老,一个少,一个王立喜。

今年夏天,天气格外得热,家里的二手空调已经不知道坏了多久了。王立喜舍不得花钱买好电器,“钱得存起来给儿子娶媳妇。”唯一的一次“大手笔”,王立喜指指屋子书桌上摆着的台式电脑,“儿子上六年级时给买的,当时花了3000多。”那时,儿子小彭想要电脑,不敢跟王立喜说,就去求姥姥,结果这事儿传到王立喜耳朵里,他二话没说掏出钱就到电器城买了一台。虽然家里的月收入总共也不到2000元,但王立喜一点都没心疼。除电脑之外,屋里再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6年前花3000元给儿子买的电脑,是家里最贵重的电器

白天家里不开灯,昏昏暗暗的,有些憋闷。王立喜的岳父因血栓导致半身不遂已有多年,最近不但耳背,连意识也变得时而清楚时而糊涂,常常自言自语,难以交流。所以,想给岳父洗个澡,对王立喜来说,是个大工程。“不爱洗澡啊,得趁他高兴的时候问,才能答应。”把比自己重10多斤的岳父抱上轮椅,推到院子里搭的简易“浴室”,再抱到洗澡坐的椅子上……还没开始洗,王立喜的衣服就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由于岳父的胳膊和腿一抬就疼,配合度几乎为零,一个澡洗下来,至少要花2个多小时。

王立喜的体重只有100零几斤,无论怎么吃也突破不了110的大关。“怪了,咋怎么吃都不胖呢?”他用认真的表情表示对自己体重的不满意。但旁人都知道,吃得不好,又超负荷体力劳动,年过半百的他哪里有长膘的条件呢?王立喜也有不想干了的时候。“有时活儿多,干到天擦黑了,也没干完,就不想干了。”可转天王立喜还得接着干,因为谁也帮不了他。打草、喂牲口、做饭、伺候岳父……儿子白天上班不在家,王立喜连个可以说说话的人都没有,抽旱烟和站在路边看别人打牌是他仅有的两个“消遣”。时常有人在背后说王立喜傻:“这家穷得啥都不剩,还有生病的老人和没成家的孩子,亲戚都避之不及,你跟他又毫无血缘关系,真不知道图个啥?”

“那你到底图啥呢?”

“能图啥啊?”王立喜露出他抽烟变黄的牙,咯咯地笑了。

笑过之后,他突然严肃起来,说:“遇上了就不能不管,等把爹妈都送终了,再看着儿子娶了媳妇,我才算完成任务。”

“现在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王立喜又笑了。(北方网新媒体记者杨奕)

 
北方网出品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