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身边的感动故事第42期:陈妈妈和她的140个孤残孩子
|    首页
总第 42 期
  陈妈妈和她的140个孤残孩子
姓名:陈美文
年龄:47岁
身份:武清区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院长
故事概要:在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有140名孤残儿童,他们天生残疾并被父母遗弃。作为“大家长”,陈美文12年细心照顾他们,为他们的长大呕心沥血。
童年,在大多数人的记忆中都是一段被宠爱的时光。然而,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自出生伊始便没有亲生父母的爱护,没有完整的家庭,没有健康的身体……幸好,他们在社会大家庭中找到了“妈妈”。陈美文像妈妈一样照顾着140名孤残孩子,为他们的现在与将来费心劳力。
    让孩子站起来,只要有信念就能有希望

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

王竹今年已经23岁了,他是陈美文“拥有”的141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也是唯一亲生的一个。而其他140个孩子,都是住在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的孤残儿童,陈美文是院长,也是这些孩子们的“妈”。

为了一场公益演出,几个先天愚型和肢体残疾的孩子在老师们的带领下进行着第三次舞蹈彩排。作为“友情客串”,临近尾声时陈美文在孩子们的簇拥下登场,并与大家一起在舞台中央完成了最后的定场造型。虽然排练的次数不多,但孩子们的舞姿体态却十分到位,这让陈美文特别欣慰:“2006年,我们从康复的角度考虑在每个房间里安装音乐盒,但后来却发现先天愚型的孩子竟然会伴随音乐晃动,就开设了舞蹈课。到如今,只要有音乐,孩子们上台就能自己编排舞蹈跳起来,而且会跳得特别有美感。”

都说看着自己孩子长大是件幸福的事,但陈美文说:“其实看着一群孩子长大更幸福。”


从2003年开始,陈美文便成了和平君之儿童福利院里孩子们的大家长

1999年,结束了10年护士工作的陈美文从老家湖南来到天津武清区安家落户,并且成为了区民政局的一名工作者。离开医护行业的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病患打交道了。但就在3年后,建设“脑瘫儿童康复基地”的重任落在了陈美文肩上,那就是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

2003年10月25日是陈美文一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迎来了第一批“小主人”——4个还不到半岁的脑瘫孩子。“4个孩子分别患有不同类型的脑瘫,包括软瘫、徐动型脑瘫、痉挛型脑瘫和综合性脑瘫。”孩子的到来让陈美文百感交集,一方面是筹划许久的福利院终于可以开始为孩子们服务了,而另一方面看着4个身处病痛中的孩子陈美文心生酸楚:“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好起来呢?”

很多人都觉得这4个孩子活不久,甚至连刚刚招聘来的保育员也问陈美文:“孩子们能活多久?”关于这个问题,陈美文从没想过,她只知道要靠自己的行动给大家一个答案。

从2003年到2006年,作为院长的陈美文几乎没有一天坐在办公室里,她每天和保育员一起给孩子们洗澡、喂饭、测体温、换纸尿裤。“那时上下班没点儿,早上醒了就过来,晚上巡查完安排妥当了才走。”整整3年时间,陈美文在一线工作中积累经验,制订了具体的管理规定、工作流程、评估体系和人员分配制度。“我们这里,孩子们每天连喝水的时间和量都有严格的规定。有人问我:‘你们这儿的孩子怎么都不生病呢?’我就告诉他:‘水喝到位了就不会生病。’”陈美文的口气中有股子自豪劲儿。而她对孩子们的精心与细心同时也感染着每一个保育员,“不让员工有心思走捷径,影响孩子们的生活和康复。”是陈美文凡事亲力亲为的另一目的。


站立、行走是和平之君很多孩子的心愿,也是陈美文的心愿

为了孩子们,陈美文什么苦都愿意吃。2004年6月份来到福利院的哲哲最大的心愿是自己有一天能站起来,为此多年来陈美文跑遍了天津、北京大大小小很多医院。哲哲是脊髓脊膜膨出手术后引起的下肢瘫痪,10年来很多医生都说他根本不可能行走,可陈美文却从没有放弃过,她说:“有信念,就有希望。”但凡听说哪个医院有可能治疗这方面的疾病,陈美文都要带哲哲去试一下。曾经有个外科整形医院跟陈美文提过一份方案,被她一口回绝了。“他们说要把后背弯曲严重的脊骨打碎,再用钢板重新接起来。”陈美文觉得这太过残忍了,“而且也不一定能站起来。”这样的“冷水”,陈美文不知道被“浇”过多少回,但她说:“灰心的情况有,但没想过放弃。”就是这样一份坚持,让陈美文最终还是获得了回报。

去年7月,在国家康复医院接受康复训练的哲哲拨通了陈美文的电话:“陈妈妈,我能站起来了!”听到这个消息,电话另一头的陈美文激动地哽咽住了,她知道对一个瘫痪的孩子而言能站起来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从医院回到福利院,刚一下车哲哲就嚷着:“我要走路给陈妈妈看”。看着哲哲在支架的辅助下笨拙地一点点向前挪动,陈美文说她看到了希望。

凭着一份对生命的尊重和珍视,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已有20多名残疾孩子从躺到坐、从坐到站实现了借助支架的“行走”。

    让孩子去上学,让社会接受孩子,也让孩子接受自己

通过陈美文的努力,已经有一部分和平之君的孩子去到普通小学读书

2012年9月1日,坐在陈美文的车里,侃侃兴奋地手舞足蹈:“陈妈妈,学校好不好?学校的老师好不好?小朋友们好不好?”经过福利院里系统的教育,具备上普通小学能力的侃侃终于被杨村八小录取,可以和普通孩子一样到学校里接受正规教育。然而,侃侃不是普通孩子,有着四肢残疾和唇腭裂身体情况的他能到小学上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2008年开始,福利院里陆续有孩子提出“要上学”的想法,但几乎全部小学都不接受陈美文的孩子们。于是,她便开始一所一所学校进行“游说”。“到学校里做宣传、搞联谊活动,让老师和学生认识我的孩子,喜欢我的孩子,有一天能接受我的孩子。”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杨村第八小学终于表示愿意接收和平之君儿童福利院的孤残儿童到学校上学了。

然而,侃侃第一天上学还是遇到了挫折。在陈美文的鼓励下,侃侃原本是自信满满地向学校走去,可还没走进校门,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就让他沮丧地低下了头。看到这个情景,陈美文的眼圈不受控制地热了,内心兀自结了一层冰。她蹲下来扶住侃侃瘦弱的肩膀说:“侃侃,我们身体是有残疾,这是改变不了的,就像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长得不漂亮的人,他们也改变不了。但是我们能改变的是自己的心灵,我们可以在学校里好好表现,努力学习,做个自信、坚强的好孩子。”听了“妈妈”的话,侃侃重新抬起头,向教室走去。转眼4年过去,懂事的侃侃没有辜负“陈妈妈”的苦心,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不久前的英语考试中还得了满分。


随着孩子们逐渐长大,陈美文又计划着开始职业培训教育

时光荏苒,如今,陈美文已在这个平凡而又可敬的岗位上默默奉献了12年,“和平之君”也已发展成为集孤残儿童养护、医疗、康复、教育、职业技能培训为一体的儿童福利机构。

建院之初,陈美文对孤残儿童采取的就是保教结合,即保育、教育同步开展。随着孩子们逐渐长大,陈美文又计划着开始职业教育培训。“它们终有一天要回归社会,要养活自己,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陈美文说,一些基本的工作,如打字、作图、洗衣、做面包、做美容等,一些孩子经过训练是可以很好完成的。

据说,曾有不少慈善机构、福利院在听完陈美文的“和平之君”介绍后,纷纷向她递出橄榄枝,但都被她婉言谢绝了。因为她知道,140个孩子不能没有她,她也离不开这些孩子。“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陈美文说。


陈美文的孩子们在和平之君里快乐健康地成长

12年来,陈美文以超越亲情的母爱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让孩子们站起来,跑起来,能上学。“康复中的奇迹!重残脑瘫孩子能活到14岁就是奇迹,而且他们有些能走、能说话……不简单,真是不简单!”陈美文的辛勤付出赢得了社会各界以及国内外专业医学团队的认可。2015年,陈美文被评为第四届天津市道德模范。(北方网新媒体记者杨奕)

北方网出品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