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身边的感动故事第45期:逐梦二十载 津南农民行走放映路
|    首页
总第 45 期
  逐梦二十载 津南农民行走放映路
姓名:田洪有
年龄:50岁
身份:津南区北闸口镇北闸口村义务电影放映员
故事概要:今年50岁的田洪有从小有个放映电影、给观众带去欢乐的心愿,自从20年前得到第一台放映机开始,他便走上了为村民义务播放电影的公益道路。
今年是世界电影诞生120周年,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电影的诞生让观众有机会体悟到别样的悲喜人生。幼年时的田洪有品尝到了这种“体悟”的美妙滋味,可他更希望能把这种“滋味”带给更多人。义务为群众放电影的这20年,田洪有得到的快乐是双份的,一份是电影带给他的,而另一份是他自己从奉献中收获到的。
    津南老汉爱电影 义务为百姓放映20年

在天津津南区北闸口镇泽惠园社区的一间地下室里,堆放着上百套电影胶片。由于胶片对储存环境有要求,地下室里14度左右的温度和65%左右的湿度刚好合适。《东方红》、《太行山上》、《地道战》等百姓耳熟能详的名字被田洪有整齐地写在胶片盒上,因为这些全都是他的“宝贝”。和这些“宝贝”一起放在地下室的,还有装在红色包装盒里的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奖杯。“天津市优秀志愿者”、“优秀文化志愿者”“最美乡村人”、“天津市‘五五’普法依法治理工作先进个人”……被问起为何不将这些重要的奖杯摆放在家中时,田洪有说,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拿到多少荣誉,而是“每次看到大家被电影吸引住的神情,俺就从心里高兴。”

作为背着放映机走街串巷的电影义务放映员,田洪有已经干了20年。


在北闸口镇泽惠园社区的一间地下室里,堆放着上百套电影胶片,这些全都是田洪有的宝贝

70年代初,电影普及的浪潮铺天盖地地来到天津津南区北闸口镇。在田间地头整日劳作的村民们,天天盼着的就是电影放映队的到来。“今天晚上我大队演电影。”每当北闸口村广播站的大喇叭响起这样的话,乡亲们就能看见一个6、7岁的嘎小子早早地搬着小板凳,拿上蒲扇跑去场地眼巴巴地等着电影开场。这个嘎小子就是田洪有。说田洪有是个电影迷,不如说他是个电影放映机迷。因为每次他都要挤过人群,站到放映师傅旁边,看着师傅转动机器播放电影。日久天长,逐渐长大的田洪有蠢蠢欲动,琢摸着怎么能像放电影那样把影像弄到幕布上。经常跟着放映队忙前跑后打个杂,他把捡到的废弃电影胶片全部小心收起来。几块木板、灯泡、放大镜……用随手拾来的材料,12岁的田洪有竟鼓捣出来一台属于自己的幻灯机。在村委会后墙的一小块地方,田洪有摆上个小凳子,把洗干净的面口袋当幕布,将捡到的胶片用幻灯片放给村里的孩子们看。“大伙还都倍儿爱看!”从放幻灯片给“观众”带来快乐开始,“放电影”的梦在田洪有心中就算是发了芽。

“那时总梦见拥有了一台放映机,可一醒来发现又是场梦。”田洪有说。

随着工业化的不断完善,进入80年代后,村里开始有了黑白电视,放映队再来放电影,观众一下子就“缩水”到10多个人。逐渐,放映队不再租片,拷贝也都送进了仓库。田洪有还记着村里最后放的影片是《黄河少年》,电影开始与他渐行渐远,那颗埋在心里的“电影梦”也打了蔫。一直到了1994年末。

那是一个雪天。田洪有特别感激这一场雪,让他能再次与本以为只能在梦里相见的电影放映机重逢。那天,村委会让田洪有帮忙拉一车煤。屋外下着雪,煤卸外面肯定要湿了,于是村干部打开了仓库的大铁门。门一开,天光照进去,田洪有一眼就打见了放在墙角的一台放映机,心脏扑通扑通地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卸完煤,田洪有立马找到负责人表示想买,可一问价钱,竟要1000块钱。以拉煤为生的田洪有,一趟活才能赚10块钱。为了能赶紧把放映机抱回家,田洪有咬牙开始玩命存钱。加班加点拉煤,捡破烂卖废品,甚至背着媳妇把煤厂老板送他过冬的一车煤给卖了……就这样,一年后,田洪有买下了那台在仓库放了20多年、落满厚厚灰尘的“祖父级”放映机。

费尽周折把已经不能转的机器修理好,田洪有又开始为“去哪儿学摸电影胶片”发愁。后来听说市里有个电影厂仓库,田洪有就奔了过去。顶着夏天里毒辣辣的太阳,他倒了几趟公交车才到,又一头钻进闷不透风、漆黑一片的仓库里一盒一盒地找。在翻出了几盒种棉花的纪录片后,一个写着《战上海》名字的胶片盒进入田洪有的视线。“就它了!”拥有了自己的第一盒电影胶片后,田洪有正式开始为百姓义务放电影。一盒电影不够放,田洪有又养成了逢人就问哪里能淘换到电影胶片的习惯。


对于个人,每得到一盒电影胶片都不容易,田洪有格外珍惜

当时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总是给田洪有泼冷水,笑话他冒傻气。“田叔儿,现在都看电视剧了,谁还想看看电影啊!”电影走向了没落,干着这么个“夕阳产业”,还不收钱,“这不是傻了,不是疯了,是什么!”连田洪有自己都常常自嘲。因为隔三差五从家里偷偷拿钱去买胶片,气得媳妇差点因此跟他离了婚。可就是这样,田洪有也从来没想过放弃,反而越干越带劲。

一年夏天,田洪有去离北闸口村8里地的翟家甸村放电影,刚放一会儿,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村民们四下而散,土地面的打谷场一下子和了泥。田洪有迅速拔下电门、把衣服脱了罩在机器上,抱起来就往一旁的厕所跑。那里是周围最近,也是唯一能避雨的地方。厕所里臭气熏天、蚊蝇横飞,田洪有用身体护着机器,蹲在厕所门口。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他在厕所里足足蹲了一晚上,被叮得全身是包,熏得脑袋疼了好几天。还有一次,田洪有约好了要在北闸口镇宣惠园放电影,但那天他不巧发烧了。妻子看着他39度的高温,死活不让他出屋。可田洪有不管那一套,趁着妻子出去买东西的空隙,拿上“家当”就溜出门了。电影刚放了一半,妻子追了过来,她含着泪对看电影的人们说:“我们家老田真是不要命了,他还发着烧呢!”听到这个,大伙坐不住了,劝田洪有赶紧回家休息,可他却执意要放。大家只好请来大夫,给田洪有输上液。就这样,田洪有一手放着电影,一手输着液,愣是把这部电影放完了。

被问起为何要如此执着,田洪有说前几天津南养老院院长给他打来电话:“老田啊,什么时候来给我们放场电影吧,要那种老盘子的啊!”他二话没说选了几部受老人们欢迎的抗战电影,提上装着放映机、音箱、幕布的大箱子就赶了过去。“村民们有时看见我也总是会拉着我问啥时来放电影。”田洪有说,大家看时高兴,看不着还惦记着,是最让他开心的事儿。

    遵守承诺不食言 身体力行宣传正能量

20年来,田洪有不仅义务担当了电影放映员,还成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义务宣传员。清明或冬季干燥时节,田洪有给大家放农村防火知识的片子;春节前后,外出务工人员回乡高峰时,他就给大家选计划生育的片子;哪个村子种什么、养什么,他就精心地挑选些对路的农业技术科教片……


田洪有曾荣获“天津市优秀文化志愿者”称号

一次,田洪有带着讲述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屠城血证》到小淀镇放映。居民们开始时还是看热闹似的一边聊天一边围坐在幕布前,但随着情节的深入,现场渐渐安静下来。当画面中出现日军屠杀中国人的镜头时,乡亲们再也控制不住气愤的情绪,抓起西红柿、鸡蛋、土块和西瓜皮就砸向了“日本鬼子”。一位在一旁地里除草的老大爷更是用手中锄头直接朝幕布砍去。电影放完了,田洪有宝贵的幕布变得脏兮兮、满是窟窿。但他一点都不心疼,他说:“虽然幕坏了,但大家被影片所感动,我一点也不怪大家,能勾起大家的爱国情感,这电影放得值!”

在田洪有的带动下,津南区一支12人的义务电影放映队成立了,他们利用业余时间义务送电影下村、进社区、进监狱、进工厂、进学校,行程遍布山东、河北、天津,累计放映电影3500多场。不仅把精彩艺术通过光和影带给人们,也把传统美德撒在百姓心间。


20年间,田洪有不但在津南当地为百姓播放电影无数,更已将爱心传播到山东省、河北省等地

偶然得知一位山东沾化县的抗美援朝老战士半身不遂卧床不起,非常想看《英雄儿女》,田洪有转遍了天津市寻找电影拷贝,并赶赴山东在老人家里放映了专场电影。老人的家属要给田洪有200元辛苦费,却被他婉言谢绝了。对方只好邀请田洪有在山东多住两天。就是这两天,让田洪有和一个12岁的小女孩结下了终生难以忘怀的情缘。

女孩的父亲听说村里来了位会放电影的老汉,便找到田洪有。原来,这个叫何玲的小女孩患有骨癌,因为之前在医院接受治疗,错过了学校组织观看的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而更让田洪有动容的是,何玲的妈妈在她3、4岁的时候,与她爸爸离婚了,尽管何玲拼命哭着拦着不让妈妈走,但妈妈最终还是只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从此她再也没见过妈妈。来到何玲家,骨瘦如柴的何玲躺在床上用充满了期盼的目光望着田洪有,拉着他的手说:“叔叔,我想妈妈了。”田洪有鼻子酸了,他决定一定要为何玲找到这部电影。

回到天津,田洪有没有忘记约定,一头扎进各个电影院仓库。巨大的仓库里杂乱无章,堆积着如山的拷贝,仓库保管员说,里面至少有1万部拷贝,而且许多拷贝连厂标都没了,根本不知道是啥电影。但田洪有一点不敢怠慢,因为他知道在千里之外的山东有一个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小女孩在等待着他。许多朋友被田洪有打动了,纷纷帮忙打听,终于在塘沽的一家电影院找到了。欣喜若狂的田洪有拨通了何玲父亲的电话,可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却是片刻沉默后低沉的哭泣声:“孩子4天前就没了,让老田你受累了。”提到这件事,田洪有哽咽住了,泪水很快充满他的眼眶。“孩子就这么一个愿望,我却没能满足她!”此后,每当播放《妈妈再爱我一次》时,田洪有都会想起何玲躺在床上无助的模样。他说,这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等我百年之后,再见到何玲,一定要为她在天堂上播放一次。”

2001年,全国开始推行农村电影放映“2131工程”,田洪有就盼着能加入进去。“我不是为了能有什么补助,就想能有更多片源。一是不让遗憾的事再发生,二是也让村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新电影、好电影。”田洪有说。(北方网新媒体记者杨奕)

北方网出品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