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身边的感动故事第48期:“爱心摄影师”镜头内外做公益
|    首页
总第 48 期
  “爱心摄影师”镜头内外做公益
姓名:孔令智
年龄:65岁
身份:河北区光复道街枫叶正红老年志愿服务队志愿者
故事概要:作为摄影爱好者,孔令智专注于拍摄社会正能量,可他也并不只是躲在镜头背后,更多的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实实在在做公益。
 
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反光镜向上弹起,生活凝固成影像。孔令智迷恋那个瞬间,在他电脑里存储的4万多张照片记录了4万多个发生在天津的正能量瞬间。作为被大家赞誉的“爱心摄影师”,孔令智还有另一个身份——志愿者,他所带领的老年志愿者团队在津城各处默默奉献。相机是定格美好的物件,双手更能创造美好。

端起沉甸甸的相机,孔令智的右手肘又开始隐隐作痛。自从上次在雪地里摔跤,已经过去1个月了。右手肘粉碎性骨折的伤情他谁也没告诉。11月22日,一场大雪“来势汹汹”,趁着夜里人们睡熟就悄无声息地把整座城市染白了。可银装素裹的美丽背后,关乎百姓出行的隐患也被盖在皑皑白雪之下。和其他摄影爱好者一样,孔令智一大早就拿着相机跑到楼下的街心公园拍雪景。还没拍几张,他突然意识到平日里用来装点公园的玻璃地灯此刻定是变身滑人不眨眼的“冰砖”了。“不能让路过的居民滑着呀!”片刻间,从摄影师转变成指挥绕行的志愿者,孔令智盖上镜头盖,在有地灯的小路旁蹲守了一上午,提醒来往居民注意脚下。天寒地冻,身僵体重,孔令智帮大家避开了危险,自己却稍不留神滑了一跤。

孔令智有心脏病,摔一跤可不是小事,但他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轻描淡写一句带了过去。然而说起摄影和志愿服务,他却是滔滔不绝,一肚子话怎么说也说不尽。


孔令智用一台相机记录下津城大大小小的暖人瞬间

自从2003年搬到河北区林古里,在大伙儿眼中,孔令智就是个闲不下来的“大忙人”。居民的事儿、社区的事儿、志愿服务的事儿,他都要操心。有人说他是用相机记录城市发展、传播社会正能量的民间摄影师,也有人说他是积极做公益、组建志愿团队为百姓奉献的老年志愿标兵,孔令智对于自己的这两个身份感到特别骄傲。

关于摄影,孔令智说那是他年轻时就有的兴趣爱好。“过去没钱,能有一台胶片相机就高兴得不得了。”提到心爱的宝贝,这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像孩子一样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在相机并未普及于千家万户的年代,一台构造简单的胶片相机足以让大家眼馋。孔令智走到哪儿都把“宝贝”揣在怀里,这儿拍拍,那儿照照,相片不少却没什么固定主题。一直到退休后去老年大学上摄影课,老师说的一番话彻底改变了他对摄影意义的认识。“第一节课,老师首先讲了相机的几大功能:一是把美景收入眼底,二是为人物留下美好瞬间,三是要宣传社会正能量,四是曝光不文明现象并劝导改正。”孔令智说,“老师的话对我影响很深,从此让我对正能量的人和事上了心。”

消防演习进校园、最美家庭事迹宣讲、孵化中心运行纳客、社区慰问抗战老兵、志愿者清洗街边路牌……每次出门,孔令智都带上相机,只要知道哪里有好人好事,不管是三伏还是三九,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他都会骑上车赶过去,用镜头记录下那些美好的瞬间。一晃多年过去,在孔令智的电脑里,存放着4万多张“有温度”的照片。而这些照片中的绝大部分更是在浩瀚无边的互联网中被广泛传阅,不少网友都赞誉他为“爱心摄影师”。


很多老人都称赞孔令智:“你拍的照片是我这辈子照的最好看的照片。”

2005年中秋,邻居王大爷找到孔令智,让他帮忙拍个全家福。准备、拍照、修片、冲洗……一通忙活之后,当他把新出炉的全家福递给王大爷和他的家人时,对方脸上灿烂的笑容和喜悦之情深深触动了他。从那以后,孔令智在社区里开始了“自我推销”,专门给老年人们拍照,还自掏腰包冲洗照片,亲自“送货上门”。楼上李大爷和老伴相继去世,追悼会现场播放的老人生前照片都是出自孔令智之手。老人的遗像不再是冰冷的黑白色,而是保留了鲜活气息、面带幸福笑容的彩色照片。林古里社区很多老人的生活照片、单人照片孔令智都有,有些事儿他都帮老伙伴们想周全了。


孔令智为老夫妻们拍摄婚纱照

今年重阳节,孔令智早上6点不到就起来开始忙活了。布置场地、准备服装、调试设备……这天孔令智将为社区20对老夫妻拍摄婚纱照。“好多老年人在解放初期结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婚纱照。如果能帮这些金婚银婚老人拍点有气氛的婚纱照,是件多有意义的事儿啊! ”为了给老人们免费拍婚纱照,前期准备的各种琐碎事情着实忙坏了孔令智。租借适合老年人体型的婚纱和礼服,跟化妆师约定时间,联系擅长摄影的朋友,确定可使用的场地……幸好,在孔令智的感召下,不少志愿者一起来帮忙, 让这个老人们盼了一整年的活动顺利举行。穿上绣满蕾丝的洁白婚纱,带上头饰和耳环,老太太们脸上映出了少女特有的羞涩红晕。深情凝望着老伴,老爷爷们的眼神好像穿越了相濡以沫的数十载,回到了相识、相知、相恋的年轻时光。

看着老夫妻们开心地牵手、合影,孔令智欣慰之余,独自走在回家路上时仍忍不住一阵悲凉涌上心头。因为,曾经一起参加社区活动、一起当志愿者做公益的老伴,已经离开他3年了。

"老伴刚‘走’那阵,大约有半年时间,我都不愿意出屋,看见邻居甚至会绕着走。"很难想象,如今无时无刻不风风火火的孔令智也曾走过一段难熬的低沉日子。孔令智和老伴是小区里出了名的热心肠,2005年刚搬来没多久,得知住在他们一楼的曾大爷瘫痪需要人伺候,因为儿女不在身边,只靠曾大娘一人照顾,他们就出手相助。只要曾大娘一按响对讲门铃,孔令智和老伴就第一时间跑下楼去。一直到2010年,曾大爷过世,曾孔两家人已亲如一家。小区里一对年轻夫妻贴出招聘启事,寻找能帮忙照看3岁女儿的保姆,孔令智和老伴遛弯时看见了便找上门。“孩子你就放心地交给我们吧,也不用给钱,举手之劳。”从3岁一直到上初中,小姑娘几乎是长在孔令智家的。搬进楼房的孔令智一家还保留着住大杂院时“远亲不如近邻”的相处之道。


孔令智经常到托老所、居委会为老人们理发

不只和邻里相处融洽,孔令智还和老伴加入了社区的志愿者服务队。2012年老伴去世后,做公益成了孔令智全部的精神寄托,调理清晰、心思缜密的他挑起了服务队的大梁。在社区里捡拾垃圾,维护环境,预防隐患;把中山公园、北宁公园、南普公园等作为基地,定期去爱绿护绿、宣传环保、文明督导;擦拭公交车站牌、交通护栏,美化市容环境;到小学校门前充当“临时协管员”帮忙疏导交通,保护学生安全……这支从最初的社区健身队发展而成的志愿者队伍,虽然是由老人组成,但干劲儿一点都不输年轻人。大家不但积极协助社区里的各项工作与活动,而且走出社区,走上大街发挥余热。每周二上午他们还会凑在一起集思广益,研究和安排下一周的工作,简直是把做公益当事业来干。

“河北区光复道街枫叶正红老年志愿服务队”是这支志愿者服务队现在的名字,他们的服务也越来越有规划,先后将河北区民政托老所、南开区学府街学湖里社区、意大利风情街等地设为爱心基地,定期做服务。


枫叶正红老年志愿服务队在意式风情街为游客指路

去年十一前,枫叶正红老年志愿服务队萌生了到意式风情街指路的想法。“意式风情街保存了完整的欧洲建筑近200余栋,一到节假日就会有很多游客到此观光。”孔令智说,别小看指路,想要能真正帮到游客,志愿者们就得提前到那里做调研:为了计算时间,把几个重要景点走上一番亲自用脚丈量;为了解公交线路以及沿线有哪些站点值得停留,在公交车上一坐就是一天;为了找到一家清真饭馆,骑着自行车一圈一圈绕,最后连各家的招牌菜是什么都被他们记录下来……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这些银发志愿者们将周边的景点、餐饮、购物、娱乐、交通等信息全都熟记在心,当有人询问时,他们不光是指路,更会将名人故居、关联景点、老建筑等逐一介绍清楚。不少游客问完路也不愿离去,拉着老人们聊天、讲故事,直乎“听得过瘾”。老人们的义举深深感动了来自国内外的游客,更感召了很多“自家人”加入进来。天津大学仁爱学院的学生、地铁天津中心站的青年志愿者、“世间之光”志愿团队、天津市彩虹之约女性公益团队等纷纷找到孔令智,表示想联手做公益。“走出去、请进来,‘1+1’肯定会收到大于‘2’的效果!”孔令智说。

今年学雷锋日,孔令智被评为天津市优秀志愿者,可作为枫叶正红老年志愿服务队的骨干,还没走下领奖台,孔令智就开始琢磨着:“什么时候我们的团队能成为‘优秀志愿者团队’呢?”不到一年,这个愿望“梦想成真”了。


张胜利与李明在清理“绊脚栓”

马文林一家三口都是残疾人,却热心做公益

“张胜利是我们老年志愿服务队中的一员,有一次走路时因为踢到地上的“绊脚栓”导致右脚脚趾甲脱落,休养了一个月。可他脚伤刚一好,就拿上工具上街去拔栓了。我得知时,他已经默默干了10几天,金纬路、中山路、华龙道等几十条道路两侧路面上的200多个“绊脚栓”都被他清理了;马文林一家三口都是残疾人,他和爱人是下肢二级残疾,儿子是智障二级残疾,可就是这么一个家庭,每周都会拿出几天时间,到狮子林大街、新开路等地段清洗沿途公交站牌,从没喊过苦;刘桂青、孙玉兰是我们队里的一对志愿者夫妇,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活动我就听招呼’,无论是赴宁河救助贫困少年,还是到学校门口维持交通,无论是义务指路,还是帮托老所老人理发,真的只要一招呼,他们就肯定准时参加。”孔令智说,作为河北区唯一的一支老年志愿者团队,成员个个都是好样的,也正是因为大家的无私付出,才让他更有动力组织好团队、服务好有需要的人。


今年学雷锋日,孔令智(右二)被评为天津市优秀志愿者

如今,孔令智不再怕孤独,心中那道曾经别人碰都碰不得的口子也已变成了无形的力量。“都说‘夕阳红’,可到底怎么红呢?”拿着只有2200元的退休金,每年还得省出15000元钱来偿还之前为给老伴治病欠下的账,可尽管如此,孔令智仍用一台定格感人瞬间的相机、一双助人为乐的大手、一颗时刻惦记公益的心,染红了自己的“夕阳”,撑满了自己千金难换的幸福晚年。(北方网新媒体记者杨奕)

 
北方网出品
 

Copyright (C) 2000-2017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